拙者

【平婊】猫猫喵喵喵.番外

猫猫喵喵喵
没有什么关系的番外 

国际三禁嗷



这里是夜晚的LGD英雄联盟分部训练室。
红烧牛肉面和香菇炖鸡面的味道随着上升的白色雾气交缠在一起,带着热气盘旋在训练室内久久不散,与窗外冷冽的空气对比鲜明。
嘶溜嘶溜的吸面条声被雾蒙蒙的玻璃隔绝在内。热火朝天的训练室外早已是一片寂静的夜,只剩路灯和星光相映闪烁。

坐在右边靠外一点的那个人是上单jinoo。
永远闹腾训练室内的沉默担当,端正的坐在那,一副老实人的模样,貌似惯用左手。
偶尔微笑起来,整个人就散发憨厚的老农民气息,是可靠的上单爸爸的象征。
同时也是lgd这个队员大部分都在砖石分段挣扎的队伍中的分段担当。
算是队伍里的一朵奇葩。
像这种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一般都是要被孤立的。可jinoo不但没有被孤立,还有自己的好cp。
坐在jinoo旁边的打野eimy。
一位活生生把“野王”这一称号从贬义打成褒义的人。
从曾经的“上野联动,一死一送”到现在的“上野联动,狗粮派送”,让人不得不怀疑ldg的前任上单funny到底经历了什么。
你们看你们看eimy那熟练投喂的姿势。

至于左边。
没有cp的真·上单banana与真·中单cool两位孤家寡人只能偶尔尬唱几句来疏解内心的寂寞。

那中间呢?
中间当然是老干爹宇宙超级无敌(没有)下路组合!
前段时间因为上野“神”助攻互表心意,还在热恋期的下路组合自然也是成双成对。
看看平野绫,电脑屏幕要两个,猫是养两只,人当然也是两个人……坐在一起的呀?
“咦?imp还没回来吗?”emiy端着泡面,看到平野绫旁边空荡荡的椅子,随口问道。

“嗯……”平野绫幽怨的戳着碗里弯弯曲曲的面条,有气无力的回答。
屏幕上飘过几条弹幕,询问imp的去向。
“imp啊,出去和朋友聚会喝酒了。”
【难怪主播今天和死了*似的。】
平野绫看到这条弹幕连黑都懒得拉,满脑子都是今天送imp出门时的场景。

“我走啦平野绫!”被厚厚的衣服裹成球的imp站在基地门口和他说拜拜。
“诶!等等等等!”他拿着一条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的围巾绕到imp脖子上。
眼前的人只露出一双笑的眯起来的眼睛和圆圆的镜片。
“可爱,想亲。”
平野绫这么想着也就这么做了。他用手撩开imp的刘海,靠近,然后轻轻把嘴唇印在imp的额头上。再拉远,满足的看着imp眯的快看不见的眼睛。
“少喝点酒。”平野绫一边理顺imp的刘海一边对他说。
“嗯嗯。”眼前的人点点头,像个乖巧的小孩。
可平野绫知道他小恶魔般的本性,这种话他是肯定不会听的。待会又会醉醺醺的回来,又得像个老妈子一样照顾着他。
平野绫自然是愿意当这个老妈子的角色的。

“唉”怎么还没有回来啊。平野绫回过神来,可还在想着imp。
【这已经是主播今天晚上第83次叹气了】
【明明是84次!】
【我数是79次啊…我傻了吗】
平野绫看着和他一样无聊的弹幕,挠挠头,觉得自己可能是得了imp缺乏症。
“1…2…3……5”整整五个小时了!他已经整整五个小时没有看到imp,听到imp,摸到imp了!
平野绫回味着5小时前嘴唇上的触感,指尖柔软的发丝……
“啊!要摸摸,要抱抱,要亲亲,要……”咳咳。
平野绫忍无可忍的掏出了手机,给imp发了一个凄凄惨惨的表情。
“你快回来T T。”
脑内自动脑补了无数句“你快回来~~我一人承受不来~~”然后无意识的唱了出来。
清了波人气,挺好。

没有回应。
平野绫进了游戏,趁着屏幕灰白的时间。看看手机,依旧是
没有回应。
“万一遭到了什么不测!”平野绫心里有些急,都这么迟了,imp还没回来!
其实都是借口,只是太想imp罢了。
平野绫一拍大腿就准备赶紧送完这把游戏,关了直播出门去找imp。还没等他复活,就听到基地门口远远地传来熟悉的声音。
“平野绫~~!”



平野绫坐在电脑面前,对着灰白的屏幕一下笑出了牙床。
其实平野绫一直很想知道,他的男朋友是如何做到在喝醉酒之后把一口糙汉嗓喊得那么千回百转的。
带着泡菜味的中文和调皮上挑的尾音,叫出自己名字的时候简直让人欲罢不能。
平野绫想着,估计imp快要走到训练室了,又不禁正了正坐姿。
“这也是恶魔属性全开的表现啊…”
“平野绫~~~!”
又是一声,飘飘悠悠的尾音随着imp靠近。

【imp喝酒回来了?】
【哈哈哈哈哈醉成这样了嘛】
【主播看到imp回来这么开心的吗?】
【噫~】
平野绫清了清嗓子来收敛笑容,装作一脸嫌弃的样子,一本正经的对弹幕解释道:“imp喝完就有多恐怖你们知道吗,哇,简直就跟疯了一样。”
他看着弹幕从
【不知道不知道就你知道】
渐渐变成一大波的
【回头看你后面】
【快看后面!!!】
【主播趁现在跑还来得及!】
平野绫顺着弹幕回头,看见自己一晚上没见到的男朋友站在身后,一脸坏坏的笑容。
出门前被自己顺好的卷毛又变得乱糟糟的,脸颊红扑扑的,像沾染了淡淡的葡萄酒的颜色。一双眼睛正盯着他打量,眼里带着一些晕乎乎的邪气。
“又在酝酿什么坏心思呢。”平野绫在心里想到。
背后的人仿佛刚在酒坛子里面浸泡过似的。平野绫能感受到,随着imp俯下身来慢慢包围他的酒气。
“绫~”imp把头埋在平野绫的肩膀上,对着他的耳朵小声喃喃。
“kimoji~”imp伸手环在平野绫胸前,感受到平野绫一瞬间的僵硬,偷偷的坏笑起来。
“嘶……”平野绫深吸一口气。“搞事的来了,这个游戏要玩不下去了!”他假装镇定的和弹幕吐槽到。
还是忍不住腾出左手揉了揉imp的小脑袋。
“可爱,想日。”平野绫在心里想。

imp蹭了蹭平野绫的手,然后顺势绕道了前面,一屁股坐到平野绫的腿上。
“无动于衷?这可不行。”imp坐在平野绫腿上摇摇晃晃,就和他被变成一只猫时一样。
“说我喝醉了和疯了一样?“imp在心中默默 的想着要报复。
他软软的靠着左边躺到平野绫身上,满意的看着爆炸的弹幕。
【噗噗这么可爱我也想要噗噗,嘤嘤嘤】
【woc!?这是要干嘛?】
【平婊大旗挥起来啊!!!】
【直播出柜】
【平婊股涨停】

“imp你是不是又胖了?我左手要被你压废了。”
“mo??”imp觉得自己快不能保持微笑了。
平野绫认为他得控制事情的发展,虽然他可爱的男朋友正赖在他的怀里,这诱惑力实在太大,可是现在是直播啊!
秉持着“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回房间好好说”的粗森思想,平野绫努力的无视怀里的imp,想要认真投入游戏。
然后手一抖,原地按掉了闪现。
imp在舔他的耳垂。
温热湿润的舌尖一下一下的轻扫在他的耳朵上。
是俏皮的挑逗还是羞涩的单纯?
“啊……?”平野绫的脸色变了变,轻笑了一声,带着不明的情绪。
男子汉大丈夫,忍无可忍便无须再忍。
他环视一圈,看到还没有进游戏的中单,喊道“酷鹅!来帮我一下。辅助,这把很快就结束了。”
【???怎么了?】
【突然要走??】
【发生什么?】
平野绫无视了弹幕,抱起在他怀里偷笑的小恶魔向房间走去。
【这两个人怎么了?】
【搞什么啊兄弟?】
【imp不舒服吗??】
【公主抱!?!?】
可怜的中单cool做到平野绫的电脑面前,看着弹幕,轻咳两声:“这种事情就不要问我这个单身狗了好吧,不知道的不知道的…”

反应过来的弹幕又炸开了锅
【????】
【开门!我要下车!】
【这不是去幼儿园的车!】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