拙者

剑三

        文笔辣眼
        Bug严重

       晚风瑟瑟,携着西湖面上弥漫的雾气,钻过木窗镂空的雕花,轻飘飘的在屋子里打转。

       湖那边,一抹残阳降落未落,暗沉沉的晚霞映不出西湖潋滟的光波,好似一潭黑红的死水。初秋的寒意一丝丝浸染入屋内浅眠的人。
       睡了一天的叶琬在昏暗的屋子恍惚着,睁开眼,透过纱帐盯了那窗上泛着深红的霞光好一会儿,才缓缓撑起身子。

      薄衾不经意间滑下,在腰间皱成一团,呆坐许久,才从茫然中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要去把窗子关严实。

       侧身挪出被子,轻薄的丝衣从一侧肩头无声滑下,如同初雪流过指尖。叶琬摇摇晃晃地向窗边走去,任由衣角在潮湿的地板上拖过。
       “沙。”的一声,秋风被隔绝在屋外只能兀自徘徊。却还是有些凉意,随手拉起丝衣,掩住微微颤抖的皮肤,正了正身子,百般无聊的走到梳妆的铜镜前坐下。

        单手撑着头,想要睁大眼,上下睫毛却仿佛纠缠在一起不愿分离的恋人,广袖悄然滑下,长长的疤痕狰狞的暴露在空气中。 


       叶琬看着铜镜迷迷糊糊的打量那道伤痕。
       什么时候留下的?
       哦……似是那年战乱,她背着门派师兄弟与姐妹们,跟那来山庄取武器的天策士兵们跑去了硝烟弥漫的枫华谷。
       她动动眼珠,瞥向窗外。
       “那时枫华谷的天空许是和刚刚瞧见的有几分相像。”叶琬想,“对,对了,还有那里的枫树,一团团沿山连绵不断的,比这夕阳明艳许多。”
       

       唐至德二载正月,潼关失陷,唐军退守睢阳。
 

       叶琬颤颤巍巍地站在睢阳血印斑斑的城墙上,手握剑身,心念剑诀,双臂虽早已不可控的发抖,但却一刻也无法停下挥剑的动作,和不断攀着云梯冲上城墙的的狼牙军一般,疯了。
       血花溅起,仿佛挡住眼前残阳微弱的光芒;血花溅落,如同红枫叶飘扬散落满地。

        从日出到日落,形态各异的尸体在城墙边越积越高,血液流淌汇聚,似与夕阳的光芒交融在一起,望不见何处是尽头。
       黑色的鸟在天空中盘旋哀嚎,箭矢刺破天空,带着火星擦过衣角,划破血肉。
        身下城门被不断撞击的轰隆声将她的脑子搅成一团,身边同伴一个接一个无力的倒下。

        她放声哭喊,嘶哑的声音一瞬间就被石块落地的巨响淹没;她任凭泪水流下,匆匆时就被血水染红。
       “轰!”就连堆积的尸体也跟着震了震,阳光点点消失。
        他们坚守了十月的城门,开了。
       

        都快要忘记了,叶琬把脸颊轻轻贴在那时留下的伤疤上,顺着手臂一路滑下。木质桌子冰冷的渗进骨髓,刺激到神经。痛苦悄悄凝结在眼眶,不尽的流出。
       怎么可能忘记呢。
       叶琬要记得,那胜过枫华胜景的人。

       要记得他鲜红的雉尾翎在风中肆意飞扬,锐利的长枪破空而过;

        要记得他手掌粗糙的温度,声音坚定的温柔;

        更不能忘记的是玄铁铠甲下,坚实胸膛中的一腔热血…… 

       时间一年一年过去。叶琬反复的想,反复思念,一次一次的沉溺于悲伤中无法自拔。宛如种在心里蚀骨的毒,一天天将她侵蚀殆尽。

 
       但又怎么舍得忘记呢?
       忘记他们并肩作战时相互的信任与扶持,绝望边缘给予的鼓励和支持;

        忘记十指相扣时掌心传达的体温,双唇轻触片刻明晰的心意。         
       那时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心脏在胸腔中疯狂跳动的感觉,就这样猛地停在他冲出城门的那一瞬。

        叶琬心中的那个人,拖着卡在城门下的尸体,带着誓死守护大唐的信念,从此消失在这茫茫世界间。
          

       叶琬良久的回忆,良久地趴在木桌上想,就算注入所有思念也想不起来,再想不起来他的眉眼,如同随风飘散的枫叶,寻不见踪影。

 
       这些在疆场上凝结在血与汗中的感情,理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每每忆起,如烈酒呛进喉间,火辣辣的,疼在心头。

       偏偏又使人欲罢不能,一口一口,陈年老酒的气息不断在她身上酝酿。
        叶琬动动手指才发现整条手臂早已失去知觉麻木的瘫在桌子上,微微一动便引起阵阵刺痛,好像被细细密密的针钉住,活像一条挣扎不动的鱼,只好等待它恢复知觉。
        寂静中,叶琬听见门外传来的脚步声。她轻轻咳嗽一下,门外的脚步声便慌乱起来,急匆匆的就到了门边,推门进来向着叶琬走去
“夫人风寒初愈,怎可这样坐在窗边受冻!” 


        叶琬盯着他看,看她最亲密的夫君,看他的眉头轻皱,眼里满是着急的样子,看他披着西湖的露水步步走进,一袭金衣泛着水光;

       又好像跌跌撞撞,脚步一深一浅的踏着一地枫叶而来,满身狼狈,眼中的光彩却美过夕烧。
        叶琬盈盈的笑,看他满脸焦急地想要把她抱进被窝里藏好的模样。
        “你,湿漉漉的。”
        弯腰抱 人的动作硬生生停在一半,在准备起身的一刻又被叶琬的双臂紧紧抱住肩膀。

 
         “我想出门走走。”叶琬贴着他的耳朵轻声说。
        “好,想去哪都好,我陪着你。”二少小心的挣扎着,想要起身给叶琬拿件衣服御寒。 


        叶琬不肯松手,反而扣的更紧。
        “我想去北邙。”
         耳边轻飘飘的话如同咒语一般钻进他心里。二少保持着奇怪的姿势僵硬的一动不动,像是听到什么不可能的事似的。




       二少等了很久,等叶琬这句话,久到已经忘记当初那包含炽热期盼的深情。久到他以为他年少冲动的爱早就被冲散在时光的洪流中,只剩一地泥沙。
       可他依旧这样陪在叶琬身边,看叶琬每次沉浸在过去的痛苦模样,想着有一天能够带她走出去,带她去看这天下的锦绣河山,等待着叶琬的回应。 


       或许这早已经是亲人间的感情了吧。二少总是这么想。 


      但这一刻呀,西湖边的小鹿又在他心里跳起了舞,踢踏踢踏地搅乱满地泥沙,搅起一池春水。仿佛又回到了几年前的那时候。


       叶琬轻笑一声,他方才回过神来,紧紧环住叶琬的腰,一副再也不想松手的势头。 


       叶琬卸了手上的力,轻轻抚摸他散乱的发丝。一寸寸,一缕缕,唯愿此生共白头。